正昌首頁 關于正昌 業務領域 新聞快訊 經典案例 正昌文苑 咨詢留言
每周之星
陳立啟律师
業務領域
訴訟法律服務中心
民商事部
刑事部
行政部
非訴法律服務中心
政府法務部
建筑房地產法務部
公司法務部
 
正昌文苑  
陳立森律師辦案心得——電子游戲機室被賭場化
發布時間:[2012-1-19]     瀏覽次數:2384次
引子
    電子游戲機自問世起就轟動世界,在地球每個腳落都能找到一批發燒友,繼而產生大量游戲機室,推動整個產業發展。CN電子游戲機室發端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最初呈多、散、小分布在各鄉鎮大街小巷,且機室內普遍置放少數幾臺以小博大等功能的游戲機,這監管部門也有所了解,以往發現此類游戲機大都采取罰款等措施予以糾正。之后監管部門為加強管理,要求四家合并為一家經營,后來又在原來四家并一家的基礎上,再進行四家并一家。這樣一來,原來獨門獨戶經營、偶有參雜一兩臺具有“以小博大”功能游戲機的游戲機室在經過幾番合并之后,機室內具有“以小博大”等功能的游戲機臺數激增。2011年根據市公檢法相關會議精神,CN司法部門對游戲機室進行了大掃蕩,數月之間,游戲機室經營者接連因“開設賭場罪”獲刑,輕者被判一年半載,重者被判三五年,至此,CN游戲機行業遭受滅頂之災,引發了社會大爭議。
    據筆者了解,CN司法機關這次大掃蕩的依據是市公檢法三部門聯合下發的《二0一0年溫州市法檢公刑事執法工作聯席會議紀要》,會議紀要第六條規定了關于利用賭博游戲機進行賭博的定罪標準。筆者在此不禁要問:
(一)以小博大的游戲機一定是賭博機嗎?
    賭博舊稱博戲,是游戲和娛樂的產物,集刺激性和娛樂性于一體,成為人們消遣娛樂的方式之一。賭博源遠流長,是我國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一些賭博技巧、工具等相繼傳播到世界各地,并廣受青睞。人都有獵奇、尋刺激心理,游戲機為增加趣味,設置了以小博大、退幣等功能,乃是產業發展的需要,只要不超過限度,便無可厚非,夠不上刑法意義上的賭博工具標準。會議紀要規定凡是具有退幣、以小博大等功能即為賭博機,未免有一棒子打死之嫌,以此類推,兩個朋友下盤棋,約定負者給付勝者一定頭彩,豈非也有構成賭博罪的危險,棋子、棋盤也就是賭博工具了。這樣一來,社會上豈不是要人人自危。何況,具有以小博大、退幣功能的游戲機也不一定就用于上述活動,也可能當普通游戲機使用,倘若因此就判定是賭博工具,對擁有者科以刑罰,豈非有失公允。再說,如果這類游戲機是賭博機,就應該從源頭上杜絕,為何又允許生產并流入市場?
(二)市公檢法是否有權制定定罪量刑標準?
    立法法第八條規定,關系到犯罪與刑法的只能通過法律加以確定,即罪刑法定原則,而有權對法律進行司法解釋的機關只有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地方法院只有在法律有明文規定且授權的情況下,根據自身經濟狀況,對一些案件的數額進行調整,而不能自己制定一個定罪標準。司法解釋屬于應用性質的法律解釋,只對具體應用法律問題進行解釋,其解釋應與所要解釋的法律基本精神相一致,不得與之相抵觸,不能擅自改變法律的規定,不能隨意作擴大或限制解釋,更不得與憲法和法律相違背,否則即為無效解釋,由此作出的判決即為違法判決。
    基于此可知,市公檢法三部門無權對一些刑法上無明文規定的行為進行定性,從刑法解釋學角度上看屬學理解釋,是一種無權解釋,不具有法律效力。故此,三部門對“開設賭場罪”作出擴張解釋,規定定罪量刑情節,存在越權嫌疑。可是會議紀要下發之后卻立即成為我市立案、審判等環節的指導意見,被廣泛、普遍適用。CN司法部門據此認定凡是擁有以小博大、退幣等功能游戲機的游戲機店,其經營者便構成開設賭場罪,并以臺數定情節,滿三十臺即情節嚴重。
    刑法要求對法律后果的可預測性和可接受性,這也是罪刑法定原則和罪責刑相適應的體現。而我國《刑法》對于何種游戲機屬于賭博機、所謂“以小博大”的游戲機如何認定、游戲機室內設有多少臺賭博機視為情節嚴重、認定情節嚴重是否應當有營業收入金額的情節,均無規定,民眾對這一類行為法律后果無法預期。同時,刑法的可預測性和可接受性要求刑法一切規定要公開,法律不公開即為無效,不能成為定罪量刑的標準,而會議紀要定罪標準卻成了絕密文件,連律師都看不到,更遑論普通民眾。這種暗箱操作的行為,嚴重損害的法律的公正與權威。
    此外,適用法律一律平等,在會議紀要下發之前,同種行為即便被追究刑事責任也都判處緩刑,會議紀要一出來即要求實刑。而且相對于社會上涉案金額動輒幾十上百萬的開設賭場案件,游戲機室經營者雖在游戲機室中設有具有“以大搏小”等功能的游戲機,但其經營收入較少,且其中多數為普通游戲機的營業收入,并未造成他人嚴重財產損失等后果。
(三)游戲機室合并后可達到監管目標了?
    CN相關部門為加強對游戲機室的監管,先后幾次要求游戲機室進行合并,可是從這次司法部門大掃蕩過程中,可以看出監管效果十分不理想,否則決不會有那么多經營者因此獲罪鋃鐺入獄。在此,筆者認為此類案件的發生與監管部門政策失當有脫不了的干系。
    任何一個法律審判,都要求做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會效果三者的統一,可縱觀該類案件的審判工作,我們發現這類電子游戲機室有被賭場化的傾向,這與普通民眾的慣常理解有所出入,并由此引發了社會極大的爭議,法律的三個效果一個也沒能實現。
   
 
地址:浙江省蒼南縣靈溪鎮人民大道華府新世界花園2幢8樓   傳真:0577-64759360   Http://www.622865.buzz
Copyright © 2011 浙江正昌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接:鎖體
风过留痕平特一肖 快乐8注册网址 河南11选五开奖号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师要考什么证 重庆最新幸运农场开奖 甘肃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 pc蛋蛋外围算法 江西快三4分钟 转增股是什么意思 双色球胆码拖码怎么中奖 快乐双彩基本分布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500 基金配资10倍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首页 快乐8选2稳赚技巧